谦卑朝见新生王的人 经文:《圣经·马太福音》第二章第第一节至第十二节

时间:2011-08-15 16:22:06 点击: 作者:佚名
设置

经文:《圣经·马太福音》第二章第第一节至第十二节。

 


 

 

 

 

 

东方的博士 是第一批前往朝拜道成了肉身的新生王的人。他们是才识丰厚、学养慎敛的博士,但知识与学问并没有成为他们朝拜那刚刚降生在客店的马棚里的天国君王的拦阻与羁绊;反之,神藉着他们的来到,将新生王已降生的信息带给了耶路撒冷城中对此一无所知的犹太人,使犹太人从外邦的博士们得着基督已降生的福音。按照博士们的才识及学问,他们不可能因着看见一颗异常的星就从遥远的东方来朝拜一位刚刚降生且并不懂得被敬拜的圣婴孩,他们甚至可以找出千万种理由与立论向这件几乎不可知的事说:不,不可能。然而,神因着爱世人所行的神迹,必经由祂的恩典与真理得着彰显,神慈爱的荣耀足使任何来自人的智慧归服其中。

正是因为博士们丰厚的才识与深蕴的学问被神的荣光照耀,使他们用科学所不足够解释,更无法给出答案的充满天国荣耀的天体认出这是大卫的星,是天国君王之星,就是“祂的星”。博士们在天国荣耀的显现中,顷刻间发现:科学在此显出苍白,知识就此变得黯淡,博学由此转为叹然。因此,他们放弃这些他们曾经自以为的荣耀,甘愿顺服“祂的星”的引领,充满信心地一路追寻前行,直到那星停在客店的马棚之上,他们走进房子,看见新生王就敬拜,代表普世人献上极其尊贵的礼物。他们曾被希律王暗暗召进王宫,见过王室的奢华,却继续他们虔诚的朝拜之旅,直到在这凄寒的马棚里得见新生王的天国荣耀,便向这位圣婴孩发出生命的敬拜。

 

一、博士们看见“祂的星”显现便前往朝拜

1、他们从“祂的星”得见天体都尊崇祂:博士在东方起行前如何看见“祂的星”?他们如何顺从那星的启示来到耶路撒冷?他们此行朝圣之旅沿途艰辛跋涉了多久?圣经叙事没有丝毫的记述。只是到了耶路撒冷之后如是:一、向那城的人询问: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二、继而讲述:我们在东方看见祂的星;三、接下来宣告:特来拜祂。这三句出自博士的话语充分地表诠出他们对“祂的星”的认知与认信,尽管圣经叙事丝毫未记载“祂的星”是什么样的天体形状,所发出来的是什么样的光体;但我们不难从中得出有关博士们的身份的答案:他们是研究宇宙科学的博士,即研究天体学的天文学家,因此,对星体与“祂的星”有特殊的领受。

“祂的星”的出现是他们所研究的天文学与他们所献身的宇宙科学不足诠释的,因为“祂的星”是神的真光向世人发现。“祂的星”是宇宙科学所不可启及的,因为科学是人的智慧对神的创造的发掘与探求,而人的智慧是神的恩予。“祂的星”并非人间常态,因为受造的星只能静静地律动在神的创造秩序中,而“祂的星”超越任何受造界的限制,以神所特有的神权威荣的方式独自向人说话,默示出祂为自己所慈爱的世人将要成就的事。我们的确无从研考“祂的星”如何启示博士们,但我们从中能够得出结论:东方的博士们顺着“祂的星”的启示,直达目的地耶路撒冷。这个结论启示我们认信“祂的星”即是宣告神并神呼召人的神迹,是神超然的事迹。

2、他们从“祂的星”发觉科学当屈从祂:神迹,就是神向人所行的超自然的事迹。博士们从“祂的星”得着神权威荣的光照与启示,这是任何科学成果皆无从得出的欢悦人心灵的果效:一颗充满尊荣的天体,是博士们的一切学问都不敢预想的,向他们指出一个关乎人类的空前绝后的佳音:一位永恒荣耀的神亲自卑微成人的样式,降生为马槽里的婴孩基督,来满足人类一切的需要,因为人类除此别无满足。这个非天体的异象,竟然化作一颗博士们的知识与智慧所最熟稔的星体的形式在他们以上,超越他们的科学中的一切预设、立论与可能性而直接向他们的生命说话。抑或说,来自神的话语洁净他们的智慧,圣别他们的知识,直入他们的灵魂。

“祂的星”不仅使博士们荣获了科学的终极所无力到达的言说,更使他们甘愿放下自己的博学与智慧,屈从并尊崇这颗异常的“祂的星”。博士们凭着心灵的认信直往前行,到达那星所启示他们去的耶路撒冷,报告“祂的星”所启示他们的内容,宣讲“祂的星”所带给他们的福音即弥赛亚的含义:“有星要出于雅各,有杖要兴于以色列”(《圣经·民数记》第二十四章第十七节)。从博士们的身份到他们抵达目的地所宣告的内容:“犹太人之王”,正引出了执笔者马太著书的神学主题:一、基督救恩要临到万邦的普世性;二、外邦人对耶稣的信心与犹太人的信心构成强烈对比(《圣经·马太福音》第二十八章第十九节,第十五章第二十一节至第二十八)。

 

 

 

 

 

 

 

 

                                                

 

 

 


二、博士们看见“祂的星”停住,就大大欢喜

1、神的荣光在天上停住:东方的博士们未能从耶路撒冷的犹太人民得到有关“犹太人之王”在哪里的指引,反倒引起耶路撒冷合城的人和希律王的不安。比此更奇妙的是:神没有让祂所特选蒙召的人顺从祭司长和文士所宣讲的先知预言的指引,乃是依旧以最初在东方使博士们受到启示的“祂的星”忽然在他们前头行来特别地带领他们,这是神用祂自己超然的神权威荣引领他们。圣经叙事如此描述:“直行到小孩子的地方,就在上头停住了。他们看见那星,就大大地欢喜。”抑或说,正当博士们朝圣之旅即将达到目的之时,现实处境出现了让他们茫然的事:犹太人竟然不知道自己的王已然降生,神的人民竟全然不知神要成就的事,这是人的抵挡。

这种经历着实是对东方的博士们的信心之极大挑战:他们的博学与人的无知暗示他们的此行是愚昧的,而他们的信心告诉他们要继续直往前行。这是失望与信心的挑战,是人的愚昧与神的智慧的对峙。正是在博士们最需要来自神的引领的时候,“祂的星”重临他们前头。起初,“祂的星”曾带领他们来请教犹太人,将他们的发现告诉犹太人,从而得到犹太人先知预言有关所发生的事,印证他们在东方所得到的启示;现在,“祂的星”重新回到他们中间,在他们前头引领他们从耶路撒冷到伯利恒的整个信心的行程,直到小孩子的地方,就在他们上头停住了,他们就大大地欢喜。其欢喜在于他们沿途所蒙得的带领是超天文学的,是神圣荣的启示与引领。

2、人的盼望在地上发现:博士们所以大大欢喜在于:一、这欢喜实在是来自他们沿途的奔波追寻终于得着比科学发现更能滋润他们灵魂的果效,因为他们看见了信心所盼望的没有落空;二、“祂的星”是要将东方的博士们引领到新生王的降生地,但那星没有停在希律王的王宫之上,乃是直行到小孩子的地方就停住了,这让他们真实地看到这位天国君王如此卑微成小孩子的形状,且卑微到住在客店中寒陋的牲畜之棚。三、在平凡的客店中丝毫不会引起人注意的地方,一个毫不知名的女子生下这位新生王,祂荣光闪耀地安卧在马槽里。这一切使博学的天文学家顿时惊愕,生命倾倒拜伏。由此可见,神迹并非否定科学,乃将救赎科学,赋科学予终极答案。

圣婴孩裹着布安卧在马槽里,如同神被肉身包裹着从天国垂临人间。“祂的星”所以停在这里启示给我们的神学信息如是:一、向博士们宣告:祂在这里,就是神在这里;二、在东方向博士们显现的“祂的星”,现在荣光闪耀地安卧在马槽里,就是“大卫的星”,是犹太人的王。三、“祂的星”在天上显现为荣耀,在地上降生为卑微的婴孩,“祂的星”在地又在天,“祂的星”天地同在。“祂的星”在天文学家生命的视域之中显现,引他们前赴朝圣之旅;在他们充满信心的行程中隐藏了,让他们默念心中的盼望;又在他们需要的时候重新显现而行动,且在他们抵达荣耀的目的地时停止。当神实现了他们的盼望之时,他们就因此成为了真理的使者与见证。

 

三、博士们的敬拜与敬献

1、看见就敬拜:圣经叙事具体描述博士们敬拜的情境如是:“进了房子,看见小孩子和祂母亲马利亚,就俯伏拜那小孩子,揭开宝盒,拿黄金、乳香、没药为礼物献给祂。”他们最先看见的是小孩子,所以俯伏敬拜那小孩子,他们虽然看见了马利亚,但俯伏拜的却是那小孩子。因为他们是在东方就看见“祂的星”,现在“祂的星”真实地显现给他们的就是这个小孩子,且是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新生王。这班宇宙科学家或天文学家们的生命全然地俯伏在这小孩子面前,而不是俯伏在希律王面前,更不是俯伏在这位生下小孩子的主的母亲马利亚面前。这是一个真理性的神学问题,这个问题藉着博士们对神的认信矫正了人类一直以来错误的神权观。

希律王在叙事中象征属世的权贵,马利亚在圣经记载中仅仅是蒙恩从圣灵感孕生子的使女,被称为“主的母亲”,而惟独这位安卧在马槽里的圣婴孩才是东方的博士们前往朝拜的对象。惟有这位受膏的弥赛亚,祂是天国君王降生至此的新生王。尽管他们见过希律王金碧辉煌的王宫,但那里却只有地上的辉煌,而独不见天国的荣耀;马利亚是神的使女,尽管他们看见小孩子的同时也看见了她,但她的面貌即或美丽神圣,却没有“祂的星”的荣耀光辉发出来。一个黑暗寒陋的卑微马棚,包裹那小孩子的,是粗劣的布;躺卧那小孩子的,是更为低贱的用以喂马的槽子。但他们却大大欢喜又俯伏敬拜祂,因他们沿途跋涉找到了赋有永恒生命气息的“祂的星”。

2、尊贵的献上:东方的宇宙学家或天文学家,他们最伟大的发现就是他们此行对人类最卓越的贡献:他们找到了人类灵魂的救主,就是道成了肉身的天国君王。他们启程前蒙得神从“祂的星”的启示,他们到达后看见了“祂的星”充满天国荣耀地安卧在马槽里,因此他们献上所带来的黄金、乳香、没药,这并不是他们个人的献上,乃是代表万国万邦向这位受膏的天国君王的敬献。他们打开宝盒,即开启他们敬拜的生命,拿出黄金,以此敬献诠释祂的尊贵荣耀;拿出乳香,以此敬献诠释祂将宣扬天国的福音,祂是真理的本体;拿出没药,以此敬献诠释祂将受苦、受死,成就人类的救恩。这合而为一的敬献诠释祂从天国荣耀而来,且用爱彰显天国的内涵。

    综上述,从东方的博士们对“祂的星”的种种认知、认信与宣信,回到在敬拜中献礼的博士们生命本身:打开宝盒见证他们向天国君王彻底敞开生命。一、拿出黄金,象征他们认识神是智慧的本原,以得着神为神圣的智慧,因此将智慧的尊荣归给这位从神而来的新生王;二、拿出乳香,象征他们认识神是智慧本体,且从神得着真理的光照,因此切望从祂得着真理智慧与圣洁的能力来更深地发现神自己;三、拿出没药,象征他们认信神是智慧的本在,且从这位受膏的新生王得胜黑暗马房与卑贱马槽的荣耀事实看到祂作为天国君王的实体,因此甘愿献己归祂,以至于身体与祂连结,灵魂与祂同荣耀。这合而为一的敬献,表诠归荣耀与神的生命之祭。

 

 

 

 

 

 


 

 

                                              

 

神是智慧与知识的本原、本体、本在与终极

人能通过医学研究人体的机能达到医治疾病的目的,但医学的终极却无力解释人的死亡为何,更无力使人堕落的灵魂得到医治与救赎;人能通过科技对生命现象的探讨发明机器人,但只能造成并设置其程式化地摹仿人类的功能,却全然不能赋机器人予生命;克隆可谓当今世代人类科学创造的巅峰目标,却仍要取人体细胞为本,且至今尚未造成,即或克隆人成功造成,我们却无从、无权且无据可考其灵魂与得救问题;人能用高端科学通过对宇宙太空的进入,前往探寻宇宙的各种奇观,但面对宇宙之大、之奇、之妙,人的探寻仅仅受限于勘察与探索的进程。但这一切并非否定科学,乃是强调认识神是智慧的本原、本体、本在与终极。科学是神对受造界的美好恩予,当善用;神是人类一切追问的终极答案。

神既是智慧的本原,指出知识的由来;同时神且是智慧的本体,恩典知识的价值;神更是智慧的本在,诠释知识的终极关怀。就上述的圣经叙事而言,神的话就是神的荣耀显现,使东方的博士(即天文学家)在他们倾注一生所钻研的科学领域遇见基督。就我们今天的现实而言,神的话就是开启神的智慧的钥匙,使许多目不识丁的文盲从敞开的心灵中得见神的话,认识神的真理,行在神的美善的智慧之中。凡尚未遇见神的,并非神未曾向其显现,乃是他们还没有像东方的博士们一样看见自身的有限与卑微,抑或说,他们还没有敞开心灵倾听主基督耶稣慈爱的恩言:“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参《圣经·使徒行传》第十六章第三十一节)
 

下一篇:谦卑自省.莫亏主恩
上一篇:谦卑的果效 弥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