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的婚姻 经文:创2:18-25

时间:2016-10-18 19:25:42 点击: 作者:郑慧
设置

  经文:创2:18-25

  “18耶和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19耶和华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样走兽和空中各样飞鸟都带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么。那人怎样叫各样的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20那人便给一切牲畜和空中飞鸟、野地走兽都起了名,只是那人没有遇见配偶帮助他。21耶和华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22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23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24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25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

  近日,因着美国最高法院通过同性恋可在美国全境结婚的法案,同性恋问题甚嚣尘上。这也促使我们重思传统婚姻的意义。

  婚姻到底是什么?钱钟书先生把婚姻比作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内的人想逃出来。这是说已婚的和单身的互相羡慕,都觉得另一种生活状态好。而常常已婚的和未婚的又各执一词,互相嘲讽。未婚的说“爱情是婚姻的坟墓”,可已婚的说“若无婚姻,你将死无葬身之地”,意思就是说,如果爱情注定死亡,那么我们至少死得其所,而你们却是孤魂野鬼,无所归依。各有各的理。古人常多情:“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而今人却常调侃“爱情是买卖”。古时的“嫁”即有“贾”、“沽”、“购”之意,即“买卖”。而“娶”则有“武力夺取”的意思,即古时有抢婚的习俗。婚姻,原作“昏因”,可能是指古时的习俗是在黄“昏(日+氐(低))、太阳夕下时娶亲,而女子“因”男子而来。可今人常把“婚(女+昏)”看成“头昏了才娶了这个女人”或是“娶了一个让人头昏的女人”。总之,今天的人说起婚姻,负面的要比正面的多。到底婚姻是不是那么可怕呢?我们回到圣经,回到美丽的伊甸,去看看上帝赐给人的起初的婚姻,去感受一下上帝旨意下的婚姻是何等的美好。

  创2:18“耶和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

  是上帝亲自设立、创造了婚姻。

  “耶和华神说”(创2:18):上帝来讲论婚姻,这说明上帝关注婚姻,并且教导婚姻。十条诫命,前四条是人与神的关系,后六条是人与人的关系。这后六条人伦教导中,竟然有一半即三条与婚姻相关,足见婚姻在上帝眼中的重要性与神圣性。第五诫是人伦关系第一条,“当孝敬父母”,父母与儿女的关系,是在婚姻里建立的。第七诫“不可奸淫”,即是要求婚姻的圣洁,床不可污秽。第十诫“不可贪恋人的妻子”,更是强调婚姻的神圣不可侵犯,也要人以自己的婚姻为足,并且学会为自己的配偶感恩。林语堂先生调侃的“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别人的好”,也表述了罪人在婚姻中的一种心态,足见人常抱怨自己的婚姻,而不知珍惜眼前人。

  “耶和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创2:18):上帝设立婚姻的目的,改变人独居的状况,要建立宇宙间爱的关系。在夏娃被造之前,亚当是个体的存在,没有团契,没有爱的对象,也没有办法实践爱。以前修士喜欢到旷野去苦修,他们认为远离人群才能与主亲近。可是,一个人如果离开人群,如何去学会爱呢。一个人若不爱看得见的弟兄(姐妹),就不会爱看不见的上帝。人对上帝的爱是透过人对人的爱来实现的。夏娃的出现,是以一个爱者与被爱者的双重身份出现的,自此,人类也就有了爱的关系。

  中国字“人”,一撇一捺,如同两个人互相支撑,那人独居不好,“好”字由“女”与“子”组成,有女有子即有男有女方为好,当然,有一种情况除外,就是保罗所说的,有一些人有特别的独身的恩赐,他们单身,但在上帝的保守中过着圣洁的生活。台湾散文家林清玄先生说:鸳鸯从来没有单只的,它们形影不离。鸳:怨字头,这意味着,男女间也会有无可奈何、互相埋怨的时候。鸯:央字头,意味着男女间也有互相需要、互相央求、彼此依赖的时候。

  婚姻也是上帝祝福的。上帝按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又赐福他们(参创1:26-28)。上帝造其他,都看为好,而造完人,说看为甚好,即是说人是格外地好,特别地好。上帝看星星、月亮、太阳是好的,而人比这一切都要美好。人也当以“看为甚好”的眼光去看待自己的配偶。“上帝赐福他们(亚当与夏娃)”(创1:28),这是上帝发出的第一个祝福,而这个祝福就是给婚姻中的一男一女。这说明上帝是祝福婚姻的。

  “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创2:18):上帝为婚姻定位:女人是与男人相称的帮助者。“配偶”:“与他并排”、“在他面前”、“与他平等”的意思。夫妻二人是并排站在主前,说明他们是平等的。“在他面前”,即意味着彼此敞开,坦诚,不隐瞒。“造一个配偶帮助他”,也可理解为“造一个与他相称的帮助者”,夏娃是与亚当相称的、平等的帮助者。牲畜、飞鸟与他并不相称,也不能帮助他。

  “耶和华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样走兽和空中各样飞鸟都带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么。那人怎样叫各样的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那人便给一切牲畜和空中的飞鸟、野地的走兽都起了名,只是那人没有遇见配偶帮助他。上帝把飞鸟、走兽带到亚当的面前,只是让他取名、管理,并没有叫他在其中找配偶。

  亚当在它们牲畜中没有找到配偶,这也说明配偶不是牲畜,人有人性,还需要爱与交流。当记得配偶是上帝特别创造,领来给你的,不是你自己“遇见”的,也不是你从牲畜中找来的。记得几年前去陇川办培训,有一天我们上完一天的课,上街走走。突然就看到,远远地一个男人拿着一根棍子,一边抽打、一边赶着一个女人往前走,就像赶一头牛似的走过那条街。那女人可能长期受这样的虐待,竟然哭都哭不出来,心一定是麻木了。

  配偶也不是飞鸟,当脚踏实地地生活。王家卫的电影《阿飞正传》里讲到,有一种鸟,它没有脚,生下来就不停地飞,飞累了就在风中睡觉,一生只能着陆一次,那就是它死亡的时候。明显,这不是正常人的生活。神学家潘霍华牧师这样说:“那种一只脚站在地上的基督徒是可怕的,因为他们也只有一只脚站在天上”。一个基督徒在婚姻里应当双脚着地、踏踏实实地生活。

  “帮助者”,女人是男人的帮助,或说帮助者,这并不能说明女人是从属的,是低男人一等,因为在旧约中,常用“帮助”来指上帝对以色列民的拯救。帮助可以是平等的,可以是高贵的。姐妹们,我们要思想:我们是否真是丈夫的帮助者,而不是“绑住者”。传福音给他、在他犯错时帮助他回归正道等,这些都是帮助。

  “耶和华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创2:21-22)。

  如同做了一个外科手术,上帝使亚当沉睡,如同打了麻醉。然后从他身上取下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接着用他的那根肋骨,造了一个女人。

  到底上帝取的是亚当左边的肋骨还是右边的肋骨,就不得而知了。如果说要更靠近心脏的话,应是左边的,但这也不过是猜测。

  “肋骨”,有“边”的意思。肋骨离心最近,是最贴心的,也意味着夫妻是最亲密的关系。肋骨,也是软肋,说明婚姻中相爱的人也是极容易受伤的。

  解经学者亨利·马太这样说:“女人是用亚当身上的一根肋骨造成的。上帝并没有从亚当的头部取一块来造夏娃,免得她统治他;也不是从他的脚拿一块脚骨,免得他践踏她。上帝从他的边(即肋)取出女人,与他平等;从他的臂下而出,受他的保护;靠近他的心,受他爱顾。

  有一位犹太拉比的故事提到:上帝不用亚当的头骨造夏娃,免得她高傲;不用他的颧骨,免得她偏视;不用他的耳骨,免得她重听;不用他的颈骨,免得她顽梗;不用他的嘴骨,免得她多嘴;不用他的胸骨,免得她嫉妒;不用他的手骨,免得她辛劳;不用他的脚骨,免得她劳碌;上帝取亚当的心胸之下的肋骨,为的是使他俩彼此成为心上人,并且能够互相尊重及珍爱。这故事虽然只是拉比的猜想,即也道出了男女相依并存的关系。

  上帝把肋骨取出,用肉填补骨头的空缺处。这也是让男人少一点强硬,多一份温柔。上帝以肉心代替人的石心,赐予人温和性情。亚当失去了一根肋骨,却获得了一个帮助者。

  当夏娃被造的时候,亚当是在沉睡中。他没有参与夏娃的被造,没有权利辖管她。他也不知道夏娃是怎样造成的,这也保持了神秘感。他的昏睡,也说明了夏娃不是他自己的选择,而是上主的拣选与配合。他沉睡了,也是彻底地放手,不再自己去寻找,去遇见,而是全然地交托与等待。是上帝把夏娃领到亚当的面前,把她带进他的世界,领进他的人生。上帝所配合的,人不可分开。这是主耶稣关于婚姻神圣的教导。世人谈及婚姻,多觉得婚前真是如同亚当在昏睡,婚后就清醒了。亚当一睁开眼,就看到夏娃,那个美丽的女子,弥尔顿《失乐园》中称她为“宇宙中的王后,美人中的美人”。可能还在半梦半醒,睡眼矇眬,所以他所见的夏娃就格外美。当男人堕入爱河时,也常会说“我是在做梦吗?”大概亚当当初也是这样吧。

  “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创2:23)。夏娃是上帝用亚当的肋骨造成的,是从生命而出的生命。亚当一醒过来,看到夏娃,就惊呼“这就是了!”“就是她了!”创2:23短短一节中出现了三次“这个”,就是这个了。这是宇宙中的第一次一见钟情,整个宇宙只有她是与他相配的,是他所爱的。保罗说,女人是男人的荣耀(林前11:7),当男人以自己的妻子为荣,她就是你的荣耀,当男人以自己的妻子为耻,便看不到她的荣耀,她也无法成为你的荣耀。箴言书说女人是“丈夫的冠冕(箴12:4)”,这是何等大的荣耀。夫妻当彼此为荣。一个老弟兄逢人便夸他的妻子,说世上没有一个人比她更好了,她温良贤淑。真是做了美好的见证。

  有一对夫妻非常相爱,旁人就问她的丈夫:“你的妻子有缺点吗?”他说“有,很多,我妻子的缺点就像天上的星星那样多。”人又问“你的妻子有优点吗?”他说“有,我妻子的优点只有一个,就像太阳。只是当太阳一出来,星星就都不见了。”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创2:24)。

  这是对婚姻最完美的诠释。二人成为一体,是两个人成为一个身体,而不是成为一个骨头,这意味着是有血有肉的婚姻,是有生命力的、丰满的婚姻。

  “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创2:25)。说明最初的婚姻里,夫妻二人是彼此坦诚、互不隐瞒的真诚的关系。

  这起初的婚姻,上帝就像是家长,他为亚当和夏娃在伊甸乐园安家。上帝为他们预备无比美丽而宏大的园林,那里流水淙淙,花果累累,树木成荫,宝石遍地。亚当与夏娃徜徉其中,他采摘了世间的第一朵花,为她编织了第一个花环。他们采摘了第一个果子,品尝了上主最初的创造果实。而最为美好的是,上帝就在园中,与他们同在。他为她而生,她为他而造,他们的婚姻是上主万世之初的安排。

  在这个混乱的世代中,我们应该回到主的话语中,去看看婚姻的美好,从主的话语中得信心得力量去经营我们的婚姻与家庭。

  愿上帝祝福你们和你们的家庭,阿们。

下一篇:论婚姻与离婚
上一篇:圣洁的婚姻生活 经文:林前7: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