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救完全在乎恩典(弗2:8)

时间:2016-09-04 17:34:21 点击: 作者:司布真
设置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弗2:8)

  神其他的属性在拯救上显明出来。神的智慧设立了这计划,神的能力在我们里面作成这拯救的工作,神的不变保守这工作,使它继续下去——事实上,神所有的属性都在罪人得拯救上得到大大彰显;但是同时这节经文是最准确的,因为恩典是救恩的源头,是自始自终最明显的。

  在我们被拣选这件事情上我们可以看到恩典,因为,“照着拣选的恩典,还有所留的余数。既是出于恩典,就不在乎行为。”恩典在我们的救赎上被显明启示出来,因为你们知道在其中是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典,我们完全不能想象,会有任何人配得被基督的宝血救赎。

  想起这个念头都要使每一个圣洁之人感到厌恶。我们的呼召也是在乎恩典,因为,“神救了我们,以圣召召我们,不是按我们的行为,乃是按他的旨意和恩典。这恩典是万古之先,在基督耶稣里赐给我们的。”我们得为称义也是本乎恩典,因为使徒一次又一次坚持这伟大和基要的真理。在任何方面,任何程度,我们都不是凭行为在神面前得为称义,而是唯独凭着信心;使徒告诉我们,这“是本乎信,因此就属乎恩。”我们看见一条恩典的金线贯穿在基督徒的整个历史当中,从万古之先他被拣选,直到他被接纳进入天堂得到安息为止。自始自终,“恩典也借着义作王,叫人得永生。”“罪在那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

  在一个得救之人的历史中你找不到一点,是可以用手指指着说:“在这一处他是因为他自己所配得而得拯救。”我们从神领受的每一样祝福,都是通过白白恩典的管道流到我们身上,在基督耶稣我们的主里面向我们启示出来的。夸口被排除了,因为配得被排除了。在基督教会中,功德是一个不为人所知的词;它是一劳永逸被禁止的;我们对着这源泉或殿顶的石头唯一的高呼就是:“恩典,恩典归于它!”也许在这里,以及在许多其他地方,使徒是更加恳切坚持这个真理,因为这点是人的心最为反对的一点。每一个人凭着本性都是与靠恩典得救相争的。尽管我们自己里面没有一点好的东西,我们都以为我们是有的;尽管我们都违反了律法,都失去了要求神看顾的一切权利,然而我们都骄傲地幻想,我们不像其他人一样坏,在我们的犯罪中有一些情有可原的因素,我们在某种程度上能够既诉求于神的怜悯,也诉求于神的公义。因此使徒是如此强调说这句话:“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

  这节经文所讲的意思就是,我们所有人都需要拯救——被拯救脱离我们的罪,拯救脱离罪的结果;如果我们得救,这不是因为我们已经行的任何行为的缘故。我们当中有哪一个人,当他回顾他过去的生命,敢说他是配得拯救的?我们得救也不是因为神预见我们将要行出来的任何行为。

  我们不能与神讨价还价,说为了得到如此的恩典,我们要给他如此的事奉,他也没有和我们立下如此性质的约;他无条件拯救了我们,如果我们将来尽心、尽性、尽力事奉他,就算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也没有夸口之处,因为我们的行为是主在我们里面作成的。我们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我们得救,不是因为在我们的过犯上有什么情有可原的因素,也不是因为我们年幼无知,或者因为任何其他的理由而值得原谅;我们得救不是因为我们的品格有什么好的地方,不应该被忽视,或者有一些将来变得更好的有盼望的迹象。

  啊,不是的——“你们得救是本乎恩。”这清楚,无附加条件的声明扫走了以为在我们这一方有任何配得的想法。这不是一位囚徒在受审的时候申诉没有罪。因为他是无辜而得以逃脱,根本不是这样的,因为我们是有罪的,这是毫无质疑的。这甚至不是一位囚犯承认有罪,而同时提到某些原因,使得他的罪没有那么罪大恶极;远非如此,因为我们的过犯在最小的地方都是罪大恶极,我们的罪配得神最大的怒气。但是,我们的情形就是一个罪犯承认他的罪,承认他配受惩罚,不掩饰罪过,不找辩解,而是使自己服在审判官绝对的怜悯之下,盼望他因为怜悯的缘故,看顾他的悲惨,在同情中将他赦免。当我们到神这里来求怜悯的时候,我们是站在他面前,身为被定罪的罪犯。我们不像某些人所说的那样,是在试验期当中;我们的试验期已经过了——我们已经失丧了,“罪已经定了。”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把自己服在神在基督耶稣里的主权怜悯之下;不是发出一声的宣告申诉,而是简单说:“主,我求你怜悯,我不配,求你按着你的爱,你在基督耶稣里的恩典怜悯我。”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这对地上每一位圣徒,天上每一位圣徒来说都是确确实实的,全然真实,没有一句的条件可言。除了神无条件的恩待和不是人买来的怜悯的缘故,没有一个人得救是因为配得,不是神欠了他的债,而是完全,全然因为主“要怜悯谁就怜悯谁”,他愿意施恩给不配的人。

  今早我们不打算在教义方面或论证方面来讲这个简单真理,我们要把它用在实际的方面,首先是这一点——这个伟大的真理应当给每一个罪人带来盼望的鼓舞。如果得救完全是本乎神白白的眷顾和恩典,那么,我们当中还有谁敢绝望呢?在这个地方有谁会坏到如此的地步,坐下来愁眉不展,说道:“我是不可能得救?”

  因为第一,我的弟兄,如果得救完全是本乎怜悯,那么很清楚我们的罪决不能拦阻我们得救。如果得救是本乎公义,那么我们干犯律法,这就要使我们完全不可能得救了;但是如果主从完全另外一个出发点对待我们,说道:“我要白白赦免他们。”那么每一个应许都是以罪为前提。如果主说到怜悯,那么这个词本身肯定就是表明了我们是有罪的,否则就根本不会留下余地给怜悯了。我们得救是本乎恩这句话本身就表明了我们是合适接受恩典的对象;除了有罪,恶毒,被定罪的人,还有谁是合适接受恩典的对象呢?哦人啊,律法堵住了你们的口,使你们在神面前静静承认你们是有罪的,但是福音开了哑巴的口,宣告“基督为罪人死了,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如果怜悯临到这个世界,罪就在赦免中被吞灭了,不配不再是拦阻爱的障碍。这岂不既清楚又安慰人吗?

  现在请留意,这防止了在任何心中因为某件特别的罪而发出的绝望。我遇见许多人,他们因为一件特别的罪而良心惊恐。他们认为,如果他们没有犯下那件大罪,他们本来是可以得赦免的,但是现在他们落在邪恶的情形中了。他们说:“那件罪肯定就像一把铁锁,对我牢牢关上了天堂的大门。”然而,如果拯救是本乎恩典,情况就不可能是这样。无论这是一件什么样的罪,它的极大只能显明神浩大的恩典。如果人认这罪,人所不配的恩典能像赦免其他罪一样赦免这一件罪。如果神按照功德的原则对待我们,那么在任何情形下,没有一件罪是能得到赦免的;但是当他用恩典之道待我们,他能越过任何我们寻求赦免的过犯。大罪人就是极大怜悯更合适的对象。那只有小小罪的人,仿佛可以从神那里取得小小的怜悯将它涂抹;但那犯了某样大大,盖顶,定罪的罪的人,神怜悯的长阔高深可以向他显明;如果今天早上我要对这样一个人说话,我会欢喜看着他。他很悲伤,我很感恩找到这样一个人。你是一个很稀罕的平台,在上面我主的爱可以彰显自己,因为你知道自己是如此一个彻底失丧的罪人。你只是乌黑的衬底,衬托出我主恩典这灿烂夺目钻石。你的污秽只是表明他宝血的功劳,你那朱红一般的罪,因着在一刻间降服在宝血之下,只是表明了他拯救的能力是何等浩大。

  也很清楚的是,如果罪人的绝望是因为他的罪长时间不断,多种多样,大大积累,这种绝望也是没有根据的。因为如果得救完全是出于恩典,那么神为什么不像赦免一件罪那样赦免成千上万的罪呢?

  你会说:“哦,我知道他为什么不会。”那你知道的就不是真的,因为你一旦到恩典这里来,你就扔掉了约束和限制。还当知道——“他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天怎样高过地,照样他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他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涂抹一万件罪,这不费他恩典一丝的功夫,因为,“他有丰盛的慈爱。”

  自从第一件罪跨过乐园的门槛,他已经一直在赦免罪人,他是乐意这样做;所以,有罪的人,我看你们极多的罪只是给主更多的空间表现出他自己那令人欢喜的怜悯的属性。如果他乐意涂抹一件罪,那么他就一万倍乐意涂抹一万件罪。如果你在这光照下看待这点,你的过犯尽管可能像你头上的头发一样多,或者好像海边的沙一样不可胜数,你一刻也不需要以为你是没有了盼望。主的怜悯是不能被填满的大海,尽管罪的大山被投进其中,它就像挪亚时候的洪水,要盖住,淹没抗拒上天的罪的山头。

  我希望我的话是说进了那些愁苦,寻找怜悯的人的心里,对他们我要说——你们岂不是看见如果得救唯独是本乎恩典,那么你们本性的败坏就不能把你们关闭在绝望之中吗?尽管你的本性要犯罪,特别是要去犯一些罪,如果你本性就是易怒火爆,或者你是骄傲贪婪,如果你天性怀疑,或者充满淫念,然而从神的恩典那里,希望也要临到你的身上。如果主按着你的本质本性待你,那么你的情形就确实没有盼望:但如果他祝福于你,这不是因为你是好人,而是因为你需要得到祝福;如果他用怜悯待你,这不是因为你很美丽,而是因为你是病入死亡,遭玷污,需要得到医治和洁净;如果他所看的是你的悲惨,而不是你的功德,那么你还有盼望。不管你是多么堕落,你仍然可以被拉起来。主为什么不会取了我们当中最败坏,最任意妄为,最顽固的人,更新他的本性,使他成为恩典的奇迹呢?如果他使这样一个人变得与现在相反,心里温柔,灵里圣洁,品格上敬虔,爱中热烈,祷告恒切,这岂不是大大彰显他的怜悯吗?他能做到这点,荣耀归于他的名,他能做到这点;现在,他是以恩典待我们,让我们盼望他对许多人也是这样。

  也要记住,任何人里头可能存在的灵里不配将不能把他关在希望之外,因为神用怜悯对待我们。

  我听到你在说:“我相信神能救我,但我是如此不思悔改。”是的,我要再说一遍,如果你按照亏欠于神的条件来到神面前,你的心就要把你关在盼望之外。他怎么可能祝福一个像你这样,心如铁石的恶人?但如果他是完全用另外一个标准,就是他的怜悯待你,我就要听到他说:“可怜的心里刚硬的罪人,我要怜悯你,把你的石心取走,给你一颗肉心。”

  你岂不是说:“我不能悔改”吗?我知道这可悲的事实确实有罪。不能悔改是一件大罪,但是主不是从你应该怎样的角度来看你,而是想他能把你变成怎样的人,他要给你悔改。他的儿子岂不是上到天上:“被高举,将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赐给人”吗?

  我是不是听到你承认你不能相信?你没有信心,这是一件很大的恶,是的,这是可怕的恶事;但是主是用恩典待你,他不是说:“因为你不信,所以我不会不击打你。”他而是说:“我要赐你信心。”因为信心,“不是出于自己,而是神所赐的。”他在我们里面作成信心,怜悯我们,把不信的心拿开,在基督的十字架面前赐下敏感的心,相信的心。

  哦,尽管我过去的罪和魔鬼一样乌黑,内在的败坏和魔鬼一样恶毒,然而如果主的怜悯看顾我,他岂不要赦免我的过去,改变我的本性,使我像他宝座前的天使加百列一样光明吗?“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吗?”哦罪人,在得救全是本乎恩典这个真理里,为你打开的是何等一道盼望的大门。

  在这里,用一句话总结,如果一个人通过救主的血寻求赦免,那么就没有什么想得出来的理由或事情,或者任何与任何人有关的事,可以把他关在盼望在外。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曾经做过什么,恩典可以临到救你。我再说一次,如果你的品格是要考虑的问题,你就是一个失丧的人;如果用你改正自己品格的能力决定这件事,你就是一个失丧的人;但如果那赦免人的恩典和改正的能力都是从神而来,你为什么要成为一个失丧的人呢?妓女为什么要灭亡呢?强盗为什么要灭亡呢?淫乱的人为什么要灭亡呢?杀人的人为什么要灭亡呢?“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恤他,当归向我们的神,因为神必广行赦免。”你把自己的罪积累起来,但是神把他的怜悯积累起来;你大大加重了你的过犯,你得罪了光照和知识,你用双手贪婪行恶;但是主说:“我涂抹了你的过犯,像厚云消散。我涂抹了你的罪恶,如薄云灭没。你当归向我,因我救赎了你。”主说,来:“我们彼此辩论,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

  关于第一句话,就是这个真理给罪人盼望,我们就讲到这里。第二,这个真理要给罪人指引,求怜悯的时候在他的神面前该如何行。哦人啊,很清楚,如果得救唯独是本乎恩典,那么在神面前辩护说你没有罪,或者为你的过错找借口开脱,这样做就是非常错误的,这是完全走错了道。如果得救是在于你的功德,或者是因为没有过犯,那么你树立起一个好品德作为辩护,这是相当不错的;尽管我相信在审判的时候你要大大垮下去,因为你是充满了罪,你的罪就像地狱本身一样配得定罪,所以你辩护说自己是无辜,这是徒劳的;但如果你能辩护,这是一个错误的辩护。如果得救是本乎恩典,那么请到主面前来,承认你的罪和过犯,恳求恩典。不要片刻试图表明你不需要恩典,因为这样做就真是愚昧了。

  一个乞丐说他没有缺乏,还有什么比这更愚蠢的呢?不要给自己关上恩典的大门。说“我没有罪”,就是等于说“我不需要怜悯”。说“我没有犯罪”,就是说“我不需要得赦免”。你这样辩护,还有什么是比这个去灵里自杀更好的方法?哦罪人,也不要指望用奉献和献祭去讨好主。如果得救是本乎恩典,你怎么敢想去把它买回来?如果他说他白白把这赐下,你手里就不要拿着任何贿赂——因为这样做你就是在侮辱他,使他生气。确实,利巴嫩的树林不够当柴烧,其中的走兽也不够作燔祭,那你还能给他什么?如果你能给他淹没大陆的脂油的大河,或者和太平洋一样宽广的献祭之血的海洋,你一刻也还是不能使自己被他所接纳。所以不要尝试这样做。不要用礼仪来冒险。不要以行礼节为安稳。如果得救是本乎恩典,那么就接受它作为无条件的礼物,感谢那赐这礼物的那一位。不要想去用外在宗教的衣裳装饰自己。或者从一位宣称自己是祭司的同辈之人那里借一些功德;而是要因为得救是本乎恩,去使自己伏在白白的恩典面前,这就是按着合理的命令行事了。你真正要做的就是这样。因为神愿意表明他的怜悯,去承认你需要这怜悯。如果你可以,在这承认中把你的罪集中在一起。不是试图使它看上去洁白,而是努力看它是说不出来的污秽。说你是没有借口,你的罪被定罪是理所当然的。我向你保证,你这样说你的罪,这就不会违背事情的真相,因为这是相当不可能的。

  一个人受伤躺在战场上,当医生,或者开着救护车的士兵来到身边,他不会说:“我只是受了一点点伤。”因为他知道他们会让他躺在那里;他而是大声喊:“我在这里流了几个钟头的血,受了重伤,快要死了。”因为他想这样他就可以得到更快的救护;当他进了医院,他不会对护士说:“我的是小事一桩,我很快就会好的。”而是把真相告诉医生,希望他马上可以把他的骨头接上,加倍来关心他。

  啊罪人,你也要这样面对神。正确的申辩方法就是申辩你的悲惨,你的无能为力,你的危险,你的罪。在主面前敞开你的伤口,就像希西家把西拿基立的信摊在耶和华面前一样,把你的罪陈设在他面前,大大流泪,大声呼求,说道:“主,为你无限怜悯的缘故,救我脱离所有这一切,救我脱离这些污黑污秽的东西。”承认你的罪,智慧要命令你应当这样做,因为得救是本乎恩典。然后把自己交给神,识相地投降,不要和他谈条件,而是说:“哦,造我的神,我现在站在你面前,我得罪了你,我要向你投降,因为你说过你要用恩典待我;看,我把自己伏在你脚前,我永远扔掉我背叛的武器;我求你接纳我,把我变成你要我成为的人;因为你是恩典的神,我求你怜悯我。你已经用耶稣基督指定了一条拯救之道,哦我求你用这方法来拯救我。”

  现在请留意,我要讲下一点——因为得救是本乎恩典,它就指引罪人该如何在神面前恳求。当我们祷告,恳求的时候,有时候我们觉得需要帮助来引导恳求。让这作为你的引导。小心你向神所恳求的一切都要和他用恩典施拯救这个事实相一致。绝不要献上一个靠行律法的恳求,或者建立在自我身上的恳求,因为这样是得罪神的;如果你的恳求是建立在恩典上的,它对神来说就满有香气。

  寻求神的罪人,让我稍微教导你该如何祷告。应该是这样,用你可怜,有祸的光景向神恳求,告诉他如果他不救你,你就完全失丧了。告诉他你已经是完全失丧了,所以如果他不用他能力和爱的丰富来救你,在这件事情上你是一点也帮不了自己。告诉他你怕死后到他公义的审判台前,因为除非他救你,地狱就是你的份了。向他恳求,问他是否乐意让你躺卧在地狱里,对他说:“难道阴魂还能起来称赞你吗?定罪的还能发出赞美吗?”把你极大的危险显给他看。他知道这点,但让他知道你是知道这点,这就是求他怜悯的好办法。“哦主救我,如果有人需要拯救,如果有人在毁灭的大嘴里,我就是那个人,所以请可怜我。”就这样把你的心倾倒在他面前。然后谦卑恳求说他的怜悯是适合你的。

  “主,你满有怜悯,你的怜悯要大大显在我身上。你的恩典岂不是要把罪找出来,把它除去吗?这罪在这里,主,我是充满这罪,我的心里满是邪恶。如果你是怜悯,这里就是一颗流血快要灭亡的心。哦,如果你确实是一位医生,这里有一个病人需要你;如果你预备赦免,这里有需要赦免的罪。主,请到我这里来,因为你的怜悯要看见我里面的悲惨是多么的大。另外,你的怜悯岂不是白白的吗?确实我不配,但是你不是因为人配而给他们怜悯,否则这就根本不是恩典和怜悯了。让你白白的怜悯光照我。你为什么丢弃我呢?如果我是人当中最邪恶,如果你看顾我,你就更显为满有怜悯。尽管这许多年间我忘记了你,甚至蔑视你的爱,如果你回头把你白白的恩典赐给我,是的,给我,你的怜悯岂不就是更大吗?”

  然后用他丰富的恩典向他恳求,对他说:“主,你的怜悯浩大,我知道这是真的,按你丰盛的慈悲涂抹我的过犯。如果你只是一位小小的神,只有少少的怜悯,我在你里面就只有小小的盼望,但是,哦,你是如此伟大,满有荣耀,你能把我的过犯抛在你的身后。那么求你照你怜悯的浩大看我。”

  转回到第一个恳求,重复,这也是好的,说:“主,因为你有这极大的怜悯,我需要它,请看顾我今天的无能。我是如此软弱,除非你到我这里来,否则我就不能到你这里。你命令我悔改,但看我的心是多么刚硬;你命令我相信耶稣,但我的不信是非常强大;你告诉我要仰望在十字架上你的爱子,但是因为我的泪水把我这疲倦的双眼遮盖,我不能看见他。主,请来施拯救,来帮助你的仆人,因为尽管我是软弱,你是强壮。尽管我不能破碎我的心,你却是能,你能开我那可怜泪水昏花的眼睛,尽管我还不能像我想要的那样去看救主耶稣基督。哦!用你的能力和怜悯来救一个无力,死去的罪人。”

  如果你觉得你还要其他的恳求,那么开始按他的应许去求,说道——“你已应许赦免所有相信你儿子的人;主,我知道你不能说谎;赐我基督,不然我就死亡。”

  “你说过罪人离弃他的道路向你回转,他就要活过来。主,我向你回转,请接纳我。你说过各样的罪和亵渎的话都可得赦免。你宣告你儿子耶稣基督的血洗净了一切的罪。哦神,不要收回你的话。因为你用恩典待人,请守住你的应许,让你丰富,白白的怜悯临到我。”

  我凭着经历知道这一切的事情,这些软弱之人的恳求我都发出过,求神加怜悯给我。“这困苦人呼求,耶和华便垂听,救他脱离一切患难。”所以请听我向你们作的见证,哦,寻求神的人们,这是感动他心肠的方法。按着恩典的计划,求他的爱。不是你配得的,而是你不配得的;不是你说你希望做什么,而是承认你的悲惨,这要打动他。

  我发现有时候用神在基督恩赐里的怜悯向他求,这是一件甘甜的工作。罪人,让我帮你这样做,愿圣灵给你帮助。你这样对神说:“主,你已经赐下你的独生子去死,肯定他不需要为义人死,他是为罪人死了;主,我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你会把你的儿子赐给罪人,然后把罪人赶走吗?你会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只是为了玩弄人,当我们来到那十字架前,却找不到怜悯吗?哦,你这位怜悯的神,在你赐下你儿子这恩赐中,你已经做了如此多的事情,你是不能转回去的,你一定要拯救罪人,因为现在你已经赐下耶稣为他们死了。”

  然后以耶稣为恳求求他心里的同情。对他说,他曾经说过——“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

  拉着他的衣袖说:你说过——“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

  告诉他圣经上是这样写他——“这个人接待罪人,又同他们吃饭。”

  对他说你听过——“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

  对他说,“救主,你失去了你的同情了吗?你不愿意用爱的一眼看看我,是的,就看看我吗?你医治了长大麻风的,请医治我的大麻风。你容许那你称之为狗的妇人到你这里来,从你手中领受祝福,尽管我只是一条狗,然而却请把你怜悯的渣子给我,是的,给我。”这样的恳求必蒙垂听。

  如果你祷告还是失败,那么我要建议你,到神那里去这样对他说:“主,你起了誓——‘主耶和华说,我不喜悦那死人之死,所以你们当回头而存活。’我的神,我知道你是说真的;那么你喜悦我死,现在我转向你,你要把我赶走吗?”

  对他说他救了向你自己这样的其他罪人。提醒他你的妻子,或者孩子,或者朋友;跟他说大数的扫罗;跟他说那曾经是罪人的妇人,跟他说喇合。对他说——“主,你岂不喜悦拯救大大,污秽的罪人吗?我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你没有改变。凭着你为其他人所行的,我求你也同样行在我身上。”

  然后再对他说——“哦!神,我感谢你,你甚至容许我向你祈求;我感谢你的恩典,感动我到你这里来;你已经赐恩给我,让我稍微认识到我的罪,在这一切之后你要撇下我让我灭亡吗?哦,凭着我所领受,如此长久以来我得以存活,被容许听到你的福音的恩典,我恳求你赐给我更多的恩典。”

  然后把自己伏在他面前,如果你要灭亡,就在那里灭亡吧,带着像这一些的恳求来到十字架前,决心如果罪人可能死在十字架前,你就在那里死去好了,但决不要死在任何其他地方。正如我主我神活着,我站在他面前,绝不可能有一个使自己伏在通过他儿子耶稣基督显明出来的神主权恩典前的人,他是会灭亡的。

  现在我们转向第三点。坚信这条真理要使我们的心服从神关于拯救的所有命定。我在自己心中感觉到,我相信在这里的每一位信徒也是如此,就是如果得救是本乎恩典,神一定是按照他自己的旨意做自己的事。

  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对他说——“你作什么呢?”如果在这件事情上是有任何亏欠,或者是关于公平,或义务的,那么我们可以开始去质问神;但是没有,这事情和律法无关,和权利和要求毫无关系,因为这完全是神白白的恩典,我们要因此住口,决不能质问他。关于他选择要拯救的人,他愿意救谁就救谁。不管他的选择如何,他的名要永远得到荣耀。关于他所使用作为拯救的工具,让他使用说话最粗俗的人,或者说话最流畅的人好了;让他行他认为好的事。如果他使用圣经,不用牧师来救人,我们要很高兴住口不言;如果他要用我们弟兄中的一人,而不是用我们来拯救灵魂,我们想到我们是如此不适合去事奉他,这会令我们很伤心;但仍然,在尽我们所能之后,他更多使用另外一位,胜过使用我们,我们要说:“他的名是值得称颂的。”我们不要嫉妒我们的弟兄。主要用他所欢喜的无论哪一只手来分发他的恩典。主,按你愿意的,差遣谁就差遣谁。

  在这里我要再次对罪人说话——我们不要对两条伟大的福音命令提出争议。他岂不是说过:“信而受洗的就必得救”吗?我们决不可质疑反对相信或者受洗。如果主选择说:“我要拯救那些相信基督的人。”很自然他要求我们信他,同样满有恩典的是,他要赐我们他所要求于我们的信心,我们对此不能质疑。即使不是如此,他也有权制订他所喜欢的原则。如果神只允许人从一扇门进入,让我们从那门进去,不要争辩。主命令你相信耶稣,你心里不要说:“我宁愿做,或者感觉某些奇妙的事情。”如果他命令你去做某件大事,你难道不会去做吗?更何况现在他对你说,只要相信耶稣就得拯救。我知道,如果我得到授权,今早传讲说环绕世界航行一周的人都要得救,你们就会开始存钱去完成这伟大的征程;但是当福音临到你们这些坐在这些位子和过道上的人,命令你们现在转眼去看那被钉十字架的救主,只要看他,我知道你们没有学会拯救是本乎恩典这个伟大真理,你们开始违抗这神的命令;但如果你们知道这是本乎恩典,唯独恩典,你们要说:“神的命令是甘甜的;主,现在请使我能够把自己交托给你的爱子。”

  然后,你们也不会对受洗这个命令产生争议。我知道很自然你们会说:“这有什么好处?”我也会说,这有什么好处?仅仅在水里洗,这有什么好处?如果你们认为受洗有任何功德,靠它可以得救,你们就完全领会错了;但如果主是这样说:“信而受洗的就必得救。”所以你们服从。我不是在尝试为我的主如此命令作辩护,因为他不需要我为他辩护,但如果他选择这样说,真诚的心要快快顺服他的旨意。如果得救是靠功德,我看不出洗礼或者相信有什么功德,因为相信那是真实的,或者用干净的水洗自己的身体,这不可能生出什么功德。但是得救是本乎恩典,如果主选择这样说,让他按他愿意的这样说好了。我是如此一个罪人,我要接受他的怜悯,让他按照他所喜悦的任何方式把这怜悯赐给我好了。

  在关于主用什么方法乐意向我们任何一人显明他自己这件事上,我肯定,如果我们知道得救是本乎恩典,我们对此就决不会有争论。对我们一些人来说,主突然显明他自己,我们知道我们是在哪一天归正相信的。我准确知道是在哪里。但很多其他的人是不知道的。日头渐渐照在他们身上;一开始是晨光,然后更加明亮,后来是正午。不要让我们对此有所争论。只要我得着一位救主,我就不管我是怎样得着他的;只要他涂抹了我的罪,我就不会对他用什么方法向我显明他的爱吹毛求疵。如果这是本乎恩典,这要令一切争论止息。犹太人和外邦人要住口,不发一声怨言,全然坐在十字架下面,不再质疑,而是敬畏地赞美。

  我要快快讲完这点,因为时间快快飞去。我这希望折断他的翅膀。但我必须向你们介绍下一个事实——就是得救是本乎恩典这个真理给那些接受它的人提供了为着将来圣洁最有力的动力。

  一个认识到他是被恩典所拯救的人会说:“神白白的恩典岂不是涂抹了我的罪吗?那么,哦,我是多么爱他。除了他的爱,岂不是没有任何东西拯救了一个不配的罪人吗?那么我的心是永远和他联系在一起的了。”

  在这种情形里极大的罪不是极大圣洁的障碍,相反是促进它的动力;因为那得到赦免得更多的人是爱得更多,爱得更多,他立刻开始去热心服事他所爱的那位神。罪人,我要这样对你说,如果主今天早上对你显现,对你说:“你所有的罪都被涂抹了。”你岂不要爱他吗?是的,我想连一条狗都会爱这样一位主。你不会爱他吗?是的,我知道你会爱他。我知道你们这些骄傲,自以为义的人不会爱他;但你们这些真正的罪人,如果赦免临到你们,你们岂不会全心去爱神吗?你们肯定会的,那时你们的心就要开始燃烧,迫切想要去荣耀他,你们要对遇见的第一个人说——“主已经怜悯我,真是奇迹中的奇迹,他已经怜悯我。”然后你盼望扔掉一切不讨他喜悦的东西。你们这些罪走开,你们这些罪走开,我怎么可以再让你们玷污我自己?然后你渴望行出他一切的旨意,说道:“为他名下的爱,没有什么责任是太困难,没有什么命令是太严厉。”没有任何人能像那些为恩典所拯救的人那样去爱神的。

  那想用行为救自己的人是根本不爱神,他是爱自己;他是为得工价而做工的仆人,这种仆人,如果可以得到更好的报酬,明天就会转向另外一位主,如果工钱不合适,他会罢工。旧时候的仆人是全世界最好的仆人,因为他们爱他们的主人,如果没有工钱付给他们,他们也会为爱的缘故留在主人家里。被神的恩典所拯救的他的仆人也是如此。他们会说:“嗨,他已经赦免我,拯救我,所以我的耳朵被穿了孔扎在他家的门柱上,永远做他的仆人;我的荣耀就是,我是你的仆人,我是你的仆人,你使女的儿子,你已经解开了我的锁链。”

  这样的人觉得因为敬畏主,他一定要完全圣洁。他不会满足于有一点恩典就停下来,他要数不尽的恩典。他不会说:“我里头有一些罪是我不能克服的。”他而是会依靠神的恩典努力赶走所有的亚玛力人。他不会说:“到这一点为止神命令我往前走,但是过了这一点我就可以放纵说,这是缠绕我的罪,我不能把它摆脱。”不,他全心爱神,他要全心恨恶罪,用尽全力与罪争战,不到在基督的形象里完全,他就不会收剑入鞘。主用这般强烈的爱燃烧我们,我不知道除了靠着恩典到他面前,认罪,接受怜悯,接着感受爱在心中被点燃,然后全心归圣交给主以外,还有什么是得到这种爱的方法。

  最后,我希望我是按这节经文告诉我的来讲它,但我讲的这节经文的真理是对这个聚会会众的试验。你怎样看这节经文,这要表明你是怎样的人。今天早上它对你不是一块绊脚石,就是你在上建造的根基的石头。它是一块绊脚石吗?我是不是听到你在低声说:“嗨,这个人不坚持道德和好行为;他给那有罪的,邪恶的人传讲救恩,我不要这样的信仰?”

  哎呀!你已经在这块绊脚石上被绊倒,要在上面摔得粉碎。你要灭亡,因为你冒犯了你的神,以为自己比他的话语还要聪明,幻想你的义比基督的义还要纯全。你以为可以通过一条完全被堵起来的路闯进天堂,你藐视主已经开辟的那条道路。要警惕自以为义。放荡犯罪的黑色邪魔杀了数以百计的人,但是自以为义的白色邪魔杀人数以千计。但你接受这节经文作为根基的石头吗?

  你是说:“我确实需要恩典,因为我有罪。”然后来接受立约的一切祝福,因为它们是属于你的吗?“他叫有权柄的失位,叫卑贱的升高。叫饥饿的得饱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

  你有罪吗?来信靠救主。你空空如也吗?来,被在基督耶稣里所藏的丰富充满。现在相信耶稣,因为信心的一个举动要把你释放,脱离一切的罪。不要拖延片刻,不要质疑你的神。相信他有无限的怜悯,藉着耶稣基督在他里头得安息。如果你自认是全世界最坏的人,是被摒弃在所有恩典册子以外的一个怪人,现在不要这样与自己作对,即使你要这样做,也要来把自己伏在你的神面前。他不能拒绝你,如果他拒绝,你就是第一个相信他却蒙羞愧的人。来试一试。哦!愿他的灵就在此刻把你带到耶稣面前,在天上神的众天使要大大欢喜,因为一个灵魂已经相信了神的恩典,靠着基督的宝血,立刻得赦罪,立时得救。愿主祝福你们每一位。

  哦,我是多么希望今天早上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被基督的血洗净。求神让你们每一个人今天都披戴上基督的义,预备进入他的安息。基督徒的弟兄姊妹,请为此祷告。我们为什么不能得到这些呢?这个聚会看起来可能相对很大,但对神来说却是很小。为什么要有一个人被撇下呢?

  让你们的祷告环绕整个会堂,把所有的听众承托放在到神面前说:“为基督的缘故,请用你的怜悯和你的爱,拯救聚集在这里的所有人。”阿们!
 

下一篇:什么是得救
上一篇:得救之道 经文:使徒行传16章29-34节